经纬线小说网 > 科幻灵异 > 拆迁地球 > 第三十四章 名单

第三十四章 名单(1 / 1)

兰天对他的使命已经大概知道了一些,而赵长启此时还是一无所知。

似乎生活还是和过去一样,在课堂上发呆,在课间偷看漂亮的女生,在课后抄作业,去食堂抢座位,回宿舍上网。

但似乎又有些不一样。

他的手机开始变得繁忙起来,每天都会有很多信息和邮件,各种各样的结论和程序,就像那天他看到的那一本厚厚的结论一样。现在,他几乎每天都要看差不多大半本。

他开始渐渐接触和了解了他们部门的日常工作,他开始知道这些工作的来源和去处,设计起到的作用和现实中能起到的作用,很自然的,他也开始渐渐深入的接触到了“贵宾招待计划”。

这份计划差不多是在一年以前确立的,成立的原因是中科院组成的一个临时的“外星人鉴定小组”做出了一个结论,确定了“贵宾”的非地球来源身份。

既然来了客人,那自然就得有招待计划。

按照情报机构的了解,贵宾对地球上的基本政治状态似乎已经有所了解,它是同时和五常共同联系的,所以招待计划一开始,大家的目标都不是贵宾本人,而是从其他的国家那里,得到更多的情报,相互印证。

最初以为是来了很多位贵宾,也许和地球上一样,他们也分数不同的利益派别,如果是那样的话,地球人反而能够接受并理解,并相信能够在多对多的博弈中不落下风。但情报的印证很快就显示,来者只是一个。

贵宾的真实模样,在不知情的人那里有很多个版本,毫无疑问这些版本中,贵宾的形象都充分体现了地球人的想象力和艺术天赋。但是真正有权限了解的人都知道,贵宾的形象其实毫无想象力可言,甚至可以说,最一般最普通的样子,如果把它仍在马路边上,可能路过的行人都不会看它一眼。

赵长启现在虽然还不能亲眼看到贵宾的实体,但他已经拥有权限观看照片。当他在电脑上,满怀期待的打开照片时,他以为这是一个恶作剧。

怎么样来形容贵宾的模样呢——路边随处可见的一块石头。

体积大概三分之一个立方左右,外表是不规则的,上面有坑坑洼洼的各种小坑甚至裂痕,仿佛已经饱经风霜多年,随时会产生裂解。用x光照射,可以发现石头只是外表一层,里面逐步会有金属,再往中间去,x光无法穿透,应该是致密的金属结构。

如果不是这五块石头像导弹一样,在同一时间,准确的落在五个国家的最高政府机构面前,恐怕地球上谁也没有兴趣把它们拿起来看一眼。

把石头搬回去的各国政府很快就发现,这块石头能通过无线电波,通过手机和收信机和他们交流。接触了一两天之后,发现它甚至能发射微波,连接附近的wifi和互联网。而且他很礼貌,虽然已经知道了密码,但去没有擅自进入,而是先问地球人,这串字符和数字的组合是不是密码,他可不可以进来。

地球人当然惊恐万状的拒绝了,然后立刻搬迁实验基地,在新的实验基地周围几十公里内都不许出现任何电子信号。

各个国家的石头大小和形状都略有不同,但接受到的内容大概都是一致的,很快,各国科学家也都形成了共识——这五个石头应该是类似通讯器一样的东西,他们本质上是一体的。

招待计划最初的目标是完成对方来地的目的判定,很快,这个目标就不得不搁置,改为对外宾科技能力的评估。

有评估,自然就会有标准,五个国家的相关机构很快都各自建立了独特的标准,但不管是什么标准,外星人表现出来的起码三点——长期的星际航行能力,对地球科技的理解能力,以及未知的通讯能力,都表明这位客人来自的文明科技水平肯定是远远超出地球的,但具体到了什么级别,各国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。

米国就觉得其实外星人也没啥,来的这位客人很可能就是一个探测器,看到地球,过来say hello。一个友好的问候,仅此而已。就好像当年地球登月,如果月亮上存在土著文明,那地球人肯定也会问个好,地理发现是第一位的,而发现文明,则只是顺带的惊喜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从目前与外星人的交流来看,他们很可能——没带武器!

这也是米国人最关心的一点,毕竟他们的祖先当年,就是这么和这片土地上的土著打交道的。现在轮到自己做了土著,自然也意识到应该首先关心什么,目的和来源,不重要,因为这是会变的,但带不带武器,这才是生死相关的问题。

米国人相信,如果外星人真的带了武器,那肯定会先展示自己的力量,而没必要磨磨唧唧跟地球人慢慢“交流”,因为米国人很了解,拿着武器交流的效率显然要比不拿武器高很多。正是因为他们只是探测器,没有携带必要的武器,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。

所以米国人只是把外星人的科技程度标记为威胁级,也就是说,只是对地球有一定的威胁能力,但还没有超出地球的理解能力,而且这个威胁很可能还是中长期的,这个中长期通常指的是五十年到一个世纪。在这个级别上面,还有星系级,也就是显示出这个文明对整个星系的控制能力,再上面就是星际级了。

茵国人和珐国人相对都比较重视,因为几次拆解治疗仪破解技术失败,他们普遍认为外星人的技术已经接近他们自己定义的超越级(大概意思是完全超出地球的理解能力),按他们的标准,在超越级上面,只存在一个上帝级。也就是说,外星人在他们眼里,是更具备重要性的存在。

鹅国人似乎对这方面的工作并不是很热衷,暂时没有更多的情报。

华国定级标准有点怪异,而且因为赵长启的出现,又临时修改了定级标准。华国的定级现在并不着重于形成一个模糊的统一印象,而是在许多细节定级,共四个级别,大概是分成技术级(可以理解并能复制应用的水平),理论级(用现有的技术理论可以理解,但无法应用),现象级(可以通过各种手段观察到现象和特征,但无法理解),以及非现象级。

按照华国的标准,贵宾目前表现出来的大部分行为,都以现象级为主,一部分在理论级,还有两个关键的非现象级现象——就是材料的多变性以及黑箱通讯。前者也许还能靠想象力勉强想象出一些贴合理论的模型来,但后者,完全超越了地球人对物理学的了解。

了解了这些信息,对赵长启了解贵宾,并没有任何帮助,相反,这些新的认知反而让他原来建立起来的,对贵宾形象的想象,又重新变得模糊了。看着照片上的那几个大石头,再想象自己听到过的声音,赵长启始终无法把他们联系到一起。

下课铃声响起,赵长启收起手机和脑子里的胡思乱想,去食堂吃饭。

经过停车场的时候,他又看到了那辆跑车,那对男女,但奇怪的是,他现在一点情绪都没有,仿佛那场被横刀夺爱,那次失恋,只是自己看过的某一部电影中的情节,跟自己毫无关系。

他路过的时候,甚至连下意识绕远一些的躲避都没有,就这么很直接的走了过去,眼光经过他们俩的时候,就好像略过两个陌生人。

吃饭的时候,他依然不受控制的想起了杜妍,但她一直没有回复自己的消息。

回到宿舍,其他人都在玩游戏,赵长启打开电脑,却只是发呆,似乎他的思维还在习惯在那个偏僻小村庄的节奏。以前玩起来没够的游戏,现在看起来都毫无意义。耳机里的声音似乎也不太出现了,似乎也跟他达成了某种默契,不轻易打扰他的沉默。

于是他只能又打开手机,打算看看自己能够干点什么。

这时候,他收到了一份文件。

赵长启这段时间经常能收到各种各样的文件,其中大部分文件都是通知类型的,大家看完,表示知道就可以了,要是对文件上的内容有想法或者感兴趣,也可以写一点什么,或者要有更深层次的想法,也可以直接联系相关人员。

和赵长启原以为一板一眼,会有各种任务和命令的特工工作不同,他这份新工作做起来感觉更像是某个网络论坛的管理员,大部分时间只是看帖,回帖而已。

这份文件也是和之前看过的许多文件一样,于是他打开了。

这是一份国内s疗法申请复核名单,文件之前的许多注解解释了,这份名单上写的,都是那些申请自愿参加s疗法的患者,点开密密麻麻名单上的任何一个名字,都能进入链接,看到每个人更详细的资料。

名单很长,而且又多,随便拉了几页,随便点开了几个名字,基本上都是有恶性疾病的。

然后赵长启又发现,这份名单还有非常多的几个版本,最早的版本名字是最多的,几乎有几百万人,经过第一轮筛查,去掉了大概百分之九十多的人,赵长启去找筛查的原因,主要是病理性原因——他们的病不够严重和紧迫。显然,这个名单是给那些急需救治的重症患者准备的。

每一次筛查之后,都会有很多原因分析,这一次筛查里大部分分析,都是负责与s疗法对接的医务工作者做出的,有很多专业术语,但赵长启能勉强看明白意思,大概就是,要让s疗法专用治疗仪发挥最大的效率,救助最多的病人,只能进行优化处理。

然后还有第二次筛查,这次筛查的原因就是s疗法专项筛查——赵长启去问别人,才知道这个所谓的专项筛查,就是杨帆的筛查,这一次筛查,大概又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人去掉了。

这第二次筛查也是把文件给他们看的主要原因,因为情报部门还是希望分析出外星人是否存在某种救人的标准,只要能找到这个标准,那也就不难找到这个目的了。

下面是附录的各种技术报告,以及许多部门里的员工异想天开,写的很多分析。赵长启也找到了李代元写的分析,他倒是很直白——李代元认为压缩名单只是杨帆宣示主动权的一种策略,按他们对s疗法的了解,根本就不存在筛选的必要,唯一可以接受的理由是名额不够。

但名单中的名额是经过计算的,也许饱和,但超过的额度并不算多,如果计算s疗法本身的治疗速度就在不断加快,这个额度应该不难满足。所以筛查本身应该是无目的的。

有很多人同意了李代元的这种分析,也有很多人写了应对的方案,其中有的想法很有创意,比如完全否定名单,到时候帮助患者伪造身份——反正外星人检查身体也不会知道身份,彼此之间又不聊天。

也有人觉得可以用摇号替代身份系统,这样给外星人看到的只有病症和号码,而没有身份,如果政府有需要,就可以随时换人……这些主意不得不说,很有一些国内特色。不过大多数的人还是倾向于,暂时还是观察更重要。

第二次之后还有第三次筛查,这次筛查原本是没有的,只是近期才加上,主要针对的是国内现在已经出现的,s疗法名额转卖问题。

是的,就像很多有名的医院,有名医生的门诊名额会被黄牛转卖一样,s疗法名额一旦确认下来,患者得到申请通过的通知以后,就会有很多黄牛像闻到血的苍蝇一样围上来。

在现有的医疗体系中,治疗名额的所有权是属于患者本人的,当然这个所有权是通过外星人授予的。但和其他医疗权限不同的是,因为zz原因,外星人几乎不会收回已经授予出去的权力。

也就是说,只要被治疗者本人愿意,他可以让渡自己的治疗机会。

治疗仪本身并不需要,也自然不具备身份识别功能,它对治疗唯一的要求只是符合病症。

也就是说,治疗仪不会因为你身份不同而拒绝治疗,只会因为治疗的疾病种类不同而拒绝,其实也不是拒绝,只是需要增加治疗时间。

这当然会影响整个名单的执行计划。但只要你们得的是同一类疾病,就完全没有影响了。

这个转卖从s疗法最早开始就有了,只是最初的转卖还在高层之间流通,而且那个时候大家对s疗法的疗效并没有信心,所以价格并不高,当时一个名额也就一两百万,很多人买来名额,只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一种无奈而已。

但随着s疗法的疗效逐渐得到印证,这个转卖的价格在黑市上也开始被炒的越来越高。

根据情报部门的调查,现在一个名额贩子从患者那里收购名额,平均的收购价格大概在五百万到一千万之间不等,然后他们会用两千万到三千万的价格,找到下家,确定交易之后,让患者签署名额转让协议书。在协议书上,转让的理由往往是患者自己厌世,不想治疗,又或者觉得被转让者更需要得到治疗云云……但实际上,往往是自愿出卖自己的治疗机会,换取金钱而已。

更糟糕的情况是,很多时候,还不是本人愿意要钱,因为得的几乎都是无法治愈的重大疾病,有命拿钱也没命花。是病人的家属想要——绝症往往伴随着长期的经济窘迫,经济窘迫往往会让患者有严重的心理负罪感,很多患者就愿意把这样的机会卖了换成钱,只求心理上一个安心而已。

这种名额转让协议的前身,其实仅限于家庭内部转让,很多不幸的家庭往往会有同时几个人得了重症,一起参与申请之后,其中的一名成员得到了治疗机会,往往父母辈和祖父母辈的人,愿意把他们的治疗机会转让给后辈,最初的时候,参与的医疗人员也不认为这种转让存在问题。但渐渐的,这样的转让就开始变味了,一直到最近,国家直接参与并打击了好几个名额转让团体,才意识到需要加强这方面的管制。

不过这种筛查中被筛掉的人数并不是很多,看比例,也就是百分之零点几而已,不过想到总共十数万人的申请者,那也就有几百人愿意卖掉自己的生命来换钱,赵长启还是觉得蛮悲哀的。

差不多把整个文件都看完,赵长启像往常一样,准备关掉这个文件的时候,他脑中突然就出现了两个字。

是啊,他怎么差点就忘了她?

赵长启立刻在名单里搜索,名单的排序可以自定义,赵长启很快找到了按姓的笔画来排序,然后飞快的找到了杜姓。

他先是在最终的那份名单里找,从上到下找了一遍,没有。

他有些彷徨,不知道是因为杜妍被筛选掉了,还是因为她根本就没参加这个项目,或许,她本人根本就还不知道存在这个项目?

他很快又找到第三个筛查之前的名单,没有。

然后是第二个筛查,一点都不难找,就在电脑一个小小的角落,杜妍两个字静静的躺在那里。

赵长启的手有些颤抖的控制着鼠标,小心翼翼的移过去,他感觉自己就像之前看到杜妍晕倒在厨房一样,巨大的恐惧完全攫住了他的全部思维。

只有一个杜妍,他希望只是重名,他希望她只是没有参与这个项目,他希望她只是因为病情很轻……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听说一些白血病已经可以很好的得到控制,也许她就可以……

熟悉的照片出现在了屏幕上,杜妍的眼神透过照片,透过屏幕看向他,脸上带着一丝柔和的笑,似乎正在欣赏他的胆小,似乎又是在对他重复她的警告:“别来找我。”

依然是5350字大章,二合一。

周末愉快,早点休息,安啦!

最新小说: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夏花的末世之战 我的末世模拟器 逃生游戏: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高武模拟器:我能逆天改命 俗主 重生之科技之子 僵尸:开局拒绝九叔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