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纬线小说网 > 科幻灵异 > 拆迁地球 > 第二章 平凡的某一天(下)

第二章 平凡的某一天(下)(1 / 1)

晚上赵长启没有回去,而是在外面找了一家酒吧。——他失恋了,两天都没缓过来,看了那么多电视电影,他觉得酒精可能更适合自己的状态。

失恋喝酒,似乎也成了某种神圣的仪式。

对酒吧来说,时间还很早,就几个人在酒吧里闲聊。招待跟他差不多年纪,女的,发型很新潮,鼻子上穿了个小环,瞄了他一眼:“失恋了?来喝酒?”

赵长启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在自己昨天睡觉的时候,宿舍那帮损人又在自己脸上写了失恋两个字了。

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,招待开始从架子上乱七八糟的拿酒,东倒一点,西倒一点,又把这些花花绿绿的液体塞进调酒罐子,哗啦啦开始摇晃。招待脸上略显夸张的妆容,和那个随着动作晃动的鼻环,都让赵长启觉得眼前这一位就是原始部落的女巫,自己是一个受伤了的勇士,她正在给自己配置某种神秘的草药。赵长启又发散的想到,这种调酒动作,也许未必不是从女巫的一些手法演变来的,注重的只是仪式感。

“啪!”女巫的作品完成了,她小心翼翼的把酒倒入玻璃杯,然后端过来给他,暗红色的,像血,很符合他勇士的身份。

“这叫什么?”

“长岛冰茶。”招待冲他笑了笑,“慢点喝哦帅哥,别醉的太快。”

赵长启不知道别人独自喝酒是怎么打发时间的,反正发唯一打发时间的就是发呆。他在想那个前天的那个无风的夜晚,他刚刚从食堂吃饭回来,夕阳在天边垂落,那最后一丝阳光似乎不甘心落下,月亮都出来老高了,还死乞白赖的赖在女生宿舍楼下。那里有一群人正在围观,赵长启也凑了过去,看见一个男人,拿着一把电吉他,正在宿舍楼下摆蜡烛。

这求爱场景看起来很不怎么样,男人圆胖的脸,没调过音的吉他,以及那夸张过度的手势,这样的条件还敢来现,赵长启也只能佩服这位同仁的勇气。当时他还想着,不管怎么样,等女主角一出来,他就要跟着大伙一起开始起哄,态度坚决的站在男同胞这一边。这是同为男性的立场问题。

但女主角出来的时候,如同被一道闪电击中了天灵盖,赵长启浑身的肌肉都麻痹了,一瞬间他失去了所有的感知,整个世界仿佛被按了慢放键,周围人的吵闹被拉长成无法听清的嗡嗡声,震的他意识模糊,眼前的画面仿佛被定格,却又被现实强大的力量逐步推动,他努力让自己的思维快起来,快到能追上,乃至阻止眼前的现实——这个男人表白的对象,正是他暗恋了快5年,从高中追到大学的孙千倩。

后来的事情,在学校论坛上就都快传疯了,赵长启到现在也感觉,那一段回忆就像一个梦境一般不真实——他飞快的冲回宿舍,拿出自己的烧火棍,然后飞奔着跑到现场,一阵抽风似的炫技,然后开始唱自己偷偷编了很久的歌。他本准备找一个孙千倩的生日,或者情人节的机会,约她出来,慢慢的弹给他听,但现在,在对手电吉他音响疯狂的噪音输出下,只能用自己十二分的破锣嗓子,把一首浪漫的爱情私语吼成一首失败版的信天游。

这段记忆的最后,就是跑车绝尘而去的远方背影,赵长启企图用自己的眼神永久的追上它,但还是失败了,跑车在视野尽头变成了一个亮丽的小点,就像天边落下的最后一道阳光,然后……赵长启就崩溃了。

他原地哭的像个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小孩,把陪了自己同样五年的烧火棍当场砸成了碎片,失魂落魄的走回了宿舍。当天晚上他一夜没睡,不断的想象着孙千倩可能也一夜没睡。第二天他没去上课,整个人变成了行尸走肉。一直到第二天的晚上,被饥饿折磨的已经快痉挛的胃,才逼着他从床上爬起来吃了点东西。

到第三天早晨,宿舍空无一人,赵长启觉得自己不能继续颓废下去了,不就是一个女人么,天涯何处无芳草,他拉上窗帘,决定用一次放纵来完成自己人生华丽的转向……

“帅哥,”有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,他看了一眼,觉得视线有些恍惚,但还是认出来是那个女招待,“好酒量哦?”

赵长启笑了笑:“我是不是已经喝醉了?”

“你自己觉得呢?”

“我看到你,就感觉你会对我说别喝了,我会说别拦我,我没醉。我这样想肯定是因为我喝醉了。”

女招待笑了,笑的很灿烂,对他举起了酒杯:“等你不会想你怎么想的时候,你才是真醉了。”

……

赵长启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睡在地毯上,地毯很舒服,他翻了个身,看见头上出现了一条雪白的长腿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赵长启毫无感觉,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影响——据说摄入过多酒精会让男人毫无性致。他从地板上爬起来,朝着床上看了一眼,一个陌生的姑娘纠结着半床被子,以一个很怪异的姿势睡着,嘴里打着呼。——赵长启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感觉了。

她身上衣衫完整,床上和附近也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,这让赵长启松了一口气。

准备刷牙的时候,姑娘突然醒了,她冲进厕所着急的叫嚷:“出去,出去!”

赵长启这才意识到自己也忘了先上厕所。但已经晚了。

等了很久,厕所门打开,但她却并不放行,而是严肃的说:“10分钟以内不准进去。”

赵长启也没争辩,跟女生讲道理这件事本身就是不讲道理的。

确定了一下自己没什么东西遗漏之后,赵长启问了一句:“要留个电话吗?”

姑娘白了他一眼:“等你再喝醉了让我来扛你么?对了,房钱你去结,是你坚持要来这的?”

赵长启看了一下桌子上,酒店服务单上的名字,看来自己酒醉后档次倒还是提高了不少?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一个无意识的夜晚,就消耗了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,可赵长启觉得自己自己没亏,他觉得酒精也许真的有用,现在的他,忽然觉得一切都看开了,这种感觉很好,这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成长,开始像一个大学生,一个成年人,而不是整天玩游戏的死宅。只是不知道这种良好感觉保质期有多久。

走出酒店,赵长启还在对着手机找公交车路线的时候,手机响了,打电话的是一个男中音,很有磁性也很有礼貌的说:“是赵长启吗?”

“是我。”

“这里是信息大学的一个实验招聘,你昨天投了简历。”

“嗯。”赵长启记起来自己之前的撒网行动,没想到收获来的这么快。

“你通过了初选,复试就在你们大学教学楼1栋,北203。你觉得你要多久可以到这?”

“地址能不能发一个短信,我怕忘。应该很快……”

“可以,你大概需要多久能到这里?”

“额,这么急吗?我现在在外面?”不是一般的面试都是隔几天电话,再隔几天见面么,这么急?

“这也是节约大家的时间,如果可以,你也可以把这个问题本身这当做复试的一部分。”

赵长启问了问酒店的前台:“这里到信息大学开车要多久?”

“20分钟最少。”

“半个小时,”赵长启对电话里说,“我半个小时就到。”

其实没用半个小时,他催了催计程车的司机,进学校后一路狂奔,只用了18分钟。不过走到203的门口时,已经喘的不像样了。隔着大门,他已经听到了电话里那个催命鬼的声音,他正在说:“好了,现在,最后一位参与者也到了,他跟我分析的时间差了27秒,这可是今天最大的误差,掌声欢迎一下吧。”

哗啦啦,里面传出一整片潮水般的掌声,赵长启知道这是一间很大的阶梯教室,他在这里上了三年多的课,可从也没听过今天这样热烈的声音,更别说还是为了自己——难道自己因为失恋这件事,已经这么出名了?

虽然觉得有些尴尬,但赵长启还是硬着头皮,推开了大门。

最新小说: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俗主 逃生游戏: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僵尸:开局拒绝九叔 我的末世模拟器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 重生之科技之子 夏花的末世之战 高武模拟器:我能逆天改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