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纬线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你是我的万千璀璨 > 第153章 小心楚鸢,会被抢走!

第153章 小心楚鸢,会被抢走!(1 / 1)

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贺诛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抖震了一下。

他竟然敢不敢去听钟缱绻给出的回答。

或许贺诛一直都知道,自己对钟缱绻做了什么,他仗着当初是他将她从国外那肮脏不堪的环境里带出来,就认为自己是她的主人,毫不留情地掌控着她的人生。

贺诛的喉结上下动了动,想要逃避钟缱绻的回答,岂料她一字一句对着他说,“怎么敢恨你,我感恩你都来不及,没有你,怎么会有现在的我呢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可是背后却带着一股血淋淋的恨意。

贺诛从来没有这样直面过来自钟缱绻的恨意。

他想,世界上恨他的人多了去了,那么多人看他不爽,却没有一个可以将他击垮。

唯独来自钟缱绻的恨意,轻描淡写的,便将他所有的防御击穿了。

感觉脖子上的血管都张开了一下,贺诛看向钟缱绻,“我感觉像是从来没认识过你……”

钟缱绻摇摇头,觉得这顿饭跟贺诛吃,委实是没有必要。

他们之间太多的纠缠已经算不清了,过去确实是她该谢谢贺诛带她脱离苦海,而如今,算来却是贺诛欠她的更多些。

感情的账,从来就没有平等一说。

钟缱绻放下筷子,打算站起来,然而正是这个动作,让贺诛心惊了一下,“你要去哪?”

“我去买单。”

挥手招来了服务员,钟缱绻客气礼貌地让服务员先买单,崔银起走的时候头都没回,这是打定主意了要羞辱她,她总不能任他羞辱。

看见钟缱绻的动作,贺诛按住她的手,“还没吃呢?”

“吃不下。”简明扼要地对贺诛说了三个字,钟缱绻认真看着贺诛,“这些菜你还吃吗?不吃我打包回去跟楚鸢他们一起吃……”

“我来买吧。”

服务员已经走过来了,贺诛便只能先按住钟缱绻的手,示意让自己来买单。

跟女人出来,怎么能让她买单呢?

“这是这一次的账单,请问哪位……”服务员手里拿着pos机笑得有些尴尬,因为她看见眼前的一男一女同时掏出了银行卡。

这,刷谁的啊?

钟缱绻想要将卡递过去,被贺诛再度按住了,“刷我的。”

“别,刷我的。”

服务员满头大汗,这对情侣出来吃饭怎么还这么客气呢?

钟缱绻不依,贺诛便强硬地将她手里的银行卡夺了过去,攥在自己手里,另一只拿着卡的手便将他的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,“买单。”

争不过贺诛,钟缱绻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她睫毛颤了颤,随后听见贺诛说,“顺便帮我把没吃过的菜都打包一下吧。”

付了钱签完字,服务员在一边给菜打包,贺诛和钟缱绻都陷入了沉默,两个人因为买单争执了一波,如今却又看不出刚才争执过的模样,冷漠得像是两个陌生人。

贺诛受不了这样的氛围,他什么时候这样憋屈过?

现在跟钟缱绻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里,他都觉得好难熬。

怎么会变成这样呢。

过去这个女人,是他手掌心的金丝雀,她美丽却不知廉耻,他将她送给别的男人玩弄,而最后她却都只能回到他身边。

唯独崔银起的出现打破了一切。

贺诛呼吸从急促到放缓花了很久的时间,他终于开口,“我送你去皇宫吧。”

钟缱绻愣住了,“你知道我住在皇宫?”

我什么都知道。

只是贺诛没把话说出去,站了起来,将菜拎到了自己的手里。

这是贺诛第一次在钟缱绻身上用带着“礼貌”这两个字的行为。

钟缱绻没反驳,跟在贺诛的后面,一直到下面停车场,她看见他的车子,“你有国外的驾照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贺诛满不在意地说,“当初还接你回去过一趟,你忘了?”

是啊,她差点忘了,贺诛家里有钱,国外的房子车子也不缺。

钟缱绻撇开脸去,拉开后排的门。

结果贺诛固执地说,“你坐前面来。”

她并不是很想坐贺诛的副驾驶。

钟缱绻理了理头发,“我坐后面就行。”

“坐我边上吧。”

贺诛的声音罕见地放低了,就好像是没有了过去的强势,“你坐后面,我怕你趁我不注意拉开车门跳下去,拉都拉不住。”

钟缱绻望着贺诛,笑红了眼。

******

贺诛领着钟缱绻回到皇宫的时候,楚鸢正在熟睡,倒是白桃等人吓了一跳,尤其是栗荆,看见钟缱绻便一把将她拽回自己身后,“你怎么跟贺诛一起来的?”

不是说跟崔银起出门去的吗?

贺诛将手里打包来的食物递给了白桃,白桃说,“一会我喊雷蒙去加热一下,正好夜宵没吃呢。”

“你们两个一起吃的饭?”

栗荆惊呆了,“宝贝,你和贺诛……”

“贺诛买的单。”钟缱绻没藏着掖着,“这事儿你得替我谢谢他。”

她这样周全又客气,让贺诛觉得心口像是在渗血似的。

钟缱绻,我们什么时候如此疏离了。

栗荆上下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妹妹,确实她是跟贺诛相安无事一起回来以后,这才喘了口气,“我不知道你们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,不过既然你不排斥,要不贺诛留下来一起吃点。”

贺诛梗了梗脖子,“我还是会去吧。”

“来l国也不告诉我们。”

贺守一直沉默,忽然开口了,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跟你没关系。”

贺诛对自己的哥哥没有什么好态度,于是不耐烦地说了一句,“反正人我送到了,我走了。”

他这样跑一趟,就是为了护送钟缱绻安全回来吗?

看着贺诛离开的背影,栗荆忽然间有些混乱了。

这,这贺诛什么时候跟个护法似的愿意大晚上开车送钟缱绻回来了啊,不会这人渣回心转意了吧!

心头咯噔一下,栗荆立刻拽住钟缱绻,“妹妹,我告诉你,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很少的,你哥我都不是什么好男人,我之前还网恋呢!你别以为贺诛现在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,其实都是假象,他就是一下子失去你,尊严上打击太大了,你可千万别心软,我最懂男人了,他这心态比尉婪还要过分。你要看他做了什么。连尉婪都知道平日里要护着楚鸢,那贺诛可从没护过你,你千万别心软!”

栗荆这回真是着急了,生怕自己妹妹一个心软,又跟着贺诛跑回去了。

钟缱绻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,对自己哥哥挤出了一个笑脸说,“我知道,你别担心,我们去把菜热一热吧,正好当做夜宵来吃。”

楚鸢就是被外面传来的挡都挡不住的香给香醒了。

她睁开眼睛,发现但丁居然躺在自己边上,楚鸢脸色一变,当机立断,一脚将他直接踹了下去!

但丁摔到地上痛醒,扶着自己的腰说,“你这个该死的女人!你敢把未婚夫踹下床?”

“没经我同意就这样睡我边上,谁给你的胆子!”

楚鸢上半身受了伤,下半身可没受伤,她腿还灵活着呢,于是她对但丁说,“以后你上一次我踹一次。”

“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都不可以?”但丁骂骂咧咧爬起来,将所有的灯通通打开,“你以后不还是我的人。”

“不是嫌我脏么?”楚鸢冷笑,“怎么这会儿还爬我的床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但丁也跟着皮笑肉不笑,“怎么,我弟弟可以碰你,我就不行了吗?”

楚鸢心口一刺,一句脏话到了嘴边,但是硬生生忍住了,跟但丁争论这些没必要,她晃着身体下床,“我闻到了菜香。”

家乡的味道,是中餐。

楚鸢想家了。

她抓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随后往外走,白桃等人正拉着雷蒙一起吃夜宵,很少吃中餐的外国执事此时此刻眼里正写满了品尝新食物的惊讶,逗得钟缱绻也在边上笑。

“啊楚鸢,我们吵到你了?”

钟缱绻最先发现的楚鸢,挥了挥手,“我电脑买好啦,雷蒙给我收拾出来一个书房,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可以自由出入皇宫来陪你。”

自由出入皇宫,这个级别可不低啊。

楚鸢闻着味道,身上伤口痛都顾不得了,“给我也来一口,炫我嘴里,炫我嘴里!”

栗荆乐坏了,将勺子塞进楚鸢的嘴里,下一秒就看见楚鸢身后有个黑着脸的帅哥贴近,说话声音还特别低沉,“你怎么敢亲自喂我的未婚妻吃东西?”

栗荆将勺子从楚鸢嘴里“啵”的一声拔出来,“习惯了习惯了……”

“习惯了?”

但丁更不高兴了,楚鸢和这群人的关系如此亲密,偏偏对他这样抗拒。这是为何?

栗荆转过脸去,龇牙咧嘴地和事务所的成员表示,怎么走了一个尉婪,又来了一个但丁啊!

管天管地,还管楚鸢跟他们太过于亲密!

这不是过去的尉婪嘛!

白桃笑了笑,拿出手机来,点开了尉婪的头像选择了私聊。

【桃子】你为什么不住在皇宫里?

【尉】干嘛?

【桃子】你有没有想过,你这个哥哥,跟你有血缘关系,和你行为举止太像了。

酒店里的尉婪看着桃子发过来的这排字,瞳仁微微缩了缩。

【尉】像,所以呢?

【桃子】所以啊,再不主动跟楚鸢告白的话,小心楚鸢会被但丁抢走的哦!他跟你太像了。

告……白?

尉婪看着手机想也不想地冷笑一声,他会喜欢她?

他会喜欢她?!

他……

笑不出来了。

尉婪的手机从手里滑到了地上。

他喜欢她。

最新小说: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