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纬线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你是我的万千璀璨 > 第119章 众人围堵,唯他出手。

第119章 众人围堵,唯他出手。(1 / 1)

楚鸢这下子直接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她被江殿归和尉婪护着,听见边上人要报警的行为,登时脸色煞白,摇着头,女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的蒋媛,“你还是不是人!你连孩子都舍得豁出去!”

那可是孩子啊!她当初也是没有过孩子的人,根本无法理解蒋媛为了拉她下水做出这个疯狂的行为!

于是在众人眼里,就成了“推人”的楚鸢还要朝着“可怜”的蒋媛发脾气,“你这个女人简直丧尽天良!你对孩子都要出手吗!你知不知道孩子有多无辜!”

蒋媛倒在地上,生怕有人听出楚鸢背后的意思,于是她还要再往楚鸢头上泼一盆脏水,“你少装了……我和阿季都知道了……当年那个孩子,是谁的,还不一定呢!”

楚鸢一愣,连着尉婪都愣住了。

蒋媛这话是什么意思!

楚鸢没办法分辨这话背后的意思,但是季遇臣听懂了,要紧关头他情绪也上来了,一下子被蒋媛挑动了怒意,指着楚鸢说,“你没有资格来指责媛媛!你当初还给老子戴绿帽呢!”

天地良心!楚鸢当初爱季遇臣爱得死去活来,怎么可能戴绿帽?可是她来不及分辨,季遇臣便恨恨地看着尉婪,就仿佛在告诉围观群众——他看得这个人就是奸夫!

尉婪被季遇臣措不及防这么一瞪,登时也被众人当做了奸夫,于是围观路人纷纷大喊着,“还有脸说别人!原来这对是狗男女啊!”

蒋媛这招好啊,直接火上浇油,这下楚鸢想要辩解也分身乏术!她蒋媛可以高枕无忧了!

“难怪这个男人如此冷血!来的时候都不看地上孕妇一眼!”

“你们去监狱里过一辈子去吧!”

越来越多吃饭的人将他们两个包围起来,连着江殿归都被自己家餐厅的经理认出来,为了不让这事情牵连到江家,经理趁着人多,一把将江殿归从楚鸢身边拽出来,气得江殿归大喊,“谁拽我?”

“少爷,您可小心啊!”

经理将他拽入了人群,隔着人群指着楚鸢,“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心狠手辣的,我不想你出事,可千万别被她好看的脸蒙骗了!”

江殿归气红了眼,“我比你了解她多了!”

楚鸢不会做这种事情的!她不会对无辜的人下手的,她曾经失去过孩子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!

可是江殿归帮着楚鸢的声音淹没在了茫茫的人潮里,一直到警察出现,围观群众你一句我一句将楚鸢推上了邢台,“就是她!她推的!”

“她还给她老公戴绿帽呢!那老公好惨呦!”

“趁着监控录像坏掉了就办坏事,120到门口了,先救孕妇,先救孕妇!”

眼看着蒋媛被医护人员从地上抬出去,楚鸢却冷不丁遭人狠狠按住,她回头看着控制自己的人,又看着那些像是大仇得报的围观群众,女人咬住了牙齿。

在包间里不好办事情,楚鸢就这样被人带到了饭店外面,边上蒋媛还在被人塞进救护车里,而她则被千夫所指。

耳边传来叫好声,“警察叔叔可别被她混过去!”

“对的,孕妇亲口承认的!是这个女人推的她!”

饶是如此,抓人也要讲究证据,不顾边上群情激动,警察看了楚鸢一眼,“你和那个孕妇是什么关系?”

楚鸢眼眶通红,“她现在的未婚夫是我的前夫。”

“你对她有怨恨吗?”

“有。”楚鸢没有避讳,反而一字一句,“当年是我前夫出轨了她。”

“听听!这是作案动机啊!”

“她都承认有恨意了,那肯定是她干的!”

“闭嘴!”

人群中,有男人声音冰冷,而他此话一出,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跟着暂停了数秒,尉婪抬头看了一眼这群乌合之众,扭头看向宫聆音,“事发时你和江殿归在场?”

宫聆音吓傻了,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听见尉婪问自己,她点头,“我在……”

“那么你看见楚鸢动手了吗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宫聆音结巴了,正是这个时候,边上要被推进救护车的蒋媛撕心裂肺惨叫了一声,“我的孩子!我的孩子,救我的孩子!”

全场的人登时心都提起来了,原本还想着听真相,被蒋媛一叫唤,都一下子认定了楚鸢是真凶,于是又开始七嘴八舌,“还问什么!看看孕妇现在多惨啊!”

蒋媛的声音也是在暗示宫聆音,想要扳倒楚鸢,现在就看她的证词了!

宫聆音攥紧了手指,她是看见了,全过程都看见了,小洋装的下摆被她攥出了褶皱来,宫聆音抬头去看那个暂时被控制的楚鸢,似乎是想看见她脸上些许脆弱的痕迹。

可是没有,楚鸢高傲地仰着下巴,好像下一秒天崩地裂,她都不会向这不明是非的世人求饶一声。

咬了咬牙,各种念头划过了自己的脑海,宫聆音忽然间站在原地,闭上眼睛大喊了一声,“我看见了!”

蒋媛以为她要帮着自己,面露喜色,围观群众也纷纷注意力集中到了她身上,却听见宫聆音用力地说,“我看见了楚鸢擦着蒋媛的肩膀走出去,她根本没使劲撞,甚至可能都没碰上,只是衣服碰到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蒋媛却摔在地上了!具体我不敢打包票,有我主观判断的成分,但是我作为旁观者就是把看见的说出来,楚鸢连伸手推她的动作都没有!”

那一刻,就好像不远处地震了一下,震得在场所有人脸色煞白!

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

这位小姐的意思,莫非……莫非是那个孕妇自己歹毒,为了把那个女人拖下水,故意陷害的?

蒋媛冷汗都出来了,还来不及说什么,就被医护人员推上了车,季遇臣也跟着坐上车。

毕竟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性命垂危,人命跟真相都得要。

可是听见宫聆音的话,蒋媛仿佛遭了一次五雷轰顶,手都跟着发起抖来!

这不是因为流血而痛的,是因为后怕而吓得!

警察松开了楚鸢,立刻去寻找另一个当事人,江殿归原本还被经理牢牢拽着,“使不得啊少爷,您出去了,咱们江家——”

“你tm被炒鱿鱼了!”江殿归一下子打开了经理的手,“连做人的良心都没有了,出点事情生怕承担责任,这压根不是大企业该有的气概和态度!明天起就不要来这里上班了!”

经理如遭雷劈立在原地,随后江殿归从人群中推搡着出来,“我也作证!没有摄像头,但是楚鸢真的没有动手!那个蒋媛她自己撞了一下桌角随后就倒在地上了!”

围观群众窃窃私语,“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
“你们两个都在撒谎吧……”

“连目击证人的证词都不信,难道信你们这帮听风就是雨的!”尉婪冷笑着反问,“还有没有王法了?他们两个压根不是楚鸢的亲友,事实胜于雄辩,难不成你们刚才说得那么信誓旦旦,都是亲眼看见她动手推人了?!”

尉婪锋利的话跟刀子似的直直割开了躁动的人群,大家一下子都噤若寒蝉,仿佛说一句话就要跟他的眼神盯上似的,那个男人的眼神太可怕了,围观群众不敢跟他对视,只能给自己找理由:“那我们又不是当事人,怎么能猜得到真相……”

“就是,干嘛绑架我们?我们也是想着帮忙好不好。”

“帮忙?”尉婪哈哈大笑,站在人群中,男人笑着却冷漠的脸如同魔鬼一般,可是他是魔鬼,这帮乌合之众又是何面孔?

“你们只不过是没有自己判断力的傻子罢了!上赶着被人当枪使,到头来连一句自己怪错了人都不敢承认!没有证据之前连警察都不敢抓人,而你们倒好,直接定罪下来,我倒要问问谁给你们那么大的胆子,能随随便便把一个人推上断头台!怎么,敢做不敢当吗!以为人多就没人敢追究吗!我告诉你们,里面包厢没有摄像头,外面可是有的!刚才说得信誓旦旦她是凶手的你们,一张张脸全都拍下来了!不道歉,我就挨个寄律师函,当着警察的面造谣,等着给你们的愚蠢无知买单吧!”

这话掷地有声,坚硬到了落在地上都一砸一个坑,楚鸢没想到尉婪会这样,更没想到的是,他一说要追究,立刻就有人给她道歉了,但还是有的人嘴硬,“谁知道呢!她肯定是真凶,反正我是不相信……”

“你只信你自己,法官都让给你做吧。”江殿归拉住了楚鸢的手,看向警察,“警察叔叔,有什么流程我们统统配合,只求一个清白!”

都这样说了,已经有不少围观者心虚,都散了去,倒是宫聆音站在一边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跟警察沟通完毕,要去警局做个笔录,因为宫聆音是证人,所以也要一起带上,等到所有的流程结束以后,警察局门口,楚鸢走到了宫聆音的面前,打了个指响,“喂。”

宫聆音撇开脸去,“干什么!”

“多谢你帮我说话。”

楚鸢挑了挑眉,“怎么想的?”

“我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。”宫聆音指指自己,“你说我是没脑子的白莲花,本小姐不乐意了,所以要做点榜样!”

楚鸢噗嗤一声乐了,下意识去捏了一把宫聆音的鼻子,“之前看你还叽叽喳喳聒噪的,现在看你顺眼多了。”

“我求着你看我顺眼了?我可看你不顺眼!你长得狐媚!”宫聆音狠狠一跺脚,“可别以为我放过你了!尉婪哥哥,我还是不同意你跟这个女人在一起!”

尉婪表情懒散,丝毫看不出来刚才怼人的锐利,他站在楚鸢身边,光是这一个动作就说明了太多,还何需别的解释。

男人面无表情地说,“你的意见不重要,下次可以不用说出来。”

宫聆音委屈得红了眼眶,“尉婪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

“就是!”楚鸢说,“他不乐意听,我听,你说点我喜欢的。”

宫聆音急坏了,风尘仆仆的,如今小洋装也看不出光鲜亮丽来,她耷拉着眉毛,“楚鸢都怪你!你把尉婪哥哥还给我!”

楚鸢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“你换个人喜欢吧,这尉婪就是个人渣。我把我哥介绍给你行不行,我哥好歹算个人。”

宫聆音小脸通红,“我才不是见异思迁的人!”

楚鸢:“我哥也很帅哦。”

宫聆音:“……有,有照片吗?”

尉婪和江殿归:“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