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纬线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你是我的万千璀璨 > 第64章 她穿丝袜,不好看吗?

第64章 她穿丝袜,不好看吗?(1 / 1)

楚鸢压根不知道尉婪会在门外站着,她原本只是和宋存赫说完了她跟尉婪之间的关系,这会儿迎面撞上,脸上的表情还没收拾好呢,就这么被他看见了。

惊鸿一瞥里,尉婪看见她抬头时的慌乱和无措,好像那一秒间,她不是那个漂亮强大的复仇千金,而是一个爱而不得的普通人。

也仅仅只是一瞬,楚鸢便收拾好了表情。

她颇为意外地看了一眼尉婪,“你们怎么在门外?”

“……”栗荆寻思,总不能说是来偷听你的吧?于是他上前,跨过了尉婪,伸手搂住了楚鸢的肩膀,顺手将她袖子外面的监听器摘下来,一边还要编造借口说,“这不是担心你和宋存赫在里面打起来么,我俩方便随时冲进来劝架。”

楚鸢抬头看着天花板,“在你们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啊……”

“嗯,大概就是疯批美人吧。”

栗荆准确地说了个形容词,又在楚鸢看不见的身侧将监听器塞进了口袋里,于是尉婪塞着耳机就听见一阵刺耳的摩擦声,他直接皱起了眉头,将耳机取了下来。

楚鸢不知道他们听见了全过程,被栗荆搂着肩膀还有些茫然,“怎么会呢,宋存赫只要不犯贱,我是不会揍他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你听听这是一个女人该说出来的话吗!

倒是宋存赫跟在屁股后头,冷哼了一声,“怎么算犯贱,泡你算吗?”

楚鸢脚步一顿,“这个话题我不是回复过你了吗?”

宋存赫眼神也有些凶狠,他生平第一次跟一个女的示好,结果呢!人家楚鸢不在乎!他能忍?他能忍下这口气,他宋存赫名字倒过来写!

开玩笑,就这么放弃了,回去估计他爹都能戳着他骂没本事!

于是宋存赫朝前走了几步,想要追上楚鸢,结果被人拽了一把,又往后了。

宋存赫愣住,发现尉婪正拽着他的手。

心里掠过一个念头,这尉婪不会是对楚鸢有想法吧?

下一秒,脑子里又响起楚鸢那句话,我已经放弃他了。

呵呵,宋存赫摆出了一个笑脸,轻轻掸开了尉婪的手,“兄弟,你一个出局的,莫来管我嗷。”

“……”尉婪被宋存赫撸开,脑门边上青筋都在跳,自己周围的男人,真是没一个好东西,看看他现在见色忘义啊!为了个楚鸢,都能不管之前的好兄弟情义了!

想了想,尉婪说,“出局是什么意思?”

宋存赫眉梢轻挑,倒是不着急追上前了,让栗荆跟楚鸢肩并肩走远了几步后,他才压低了声音在尉婪耳边说,“我刚刚在里面跟楚鸢告白了。”

虽然听了全过程,但是宋存赫一说,尉婪的心还是跟着扑通了一下。

他好像可以肆无忌惮地告诉所有人他对楚鸢的好感。

宋存赫察觉不到尉婪的想法,还要很贱地说,“我问了楚鸢是不是喜欢你,那小妮子看起来是挺喜欢你的,然后她说之前确实对你有感觉,不过么,你们的关系好像比较神秘,我也不好多问,毕竟我尊重她个人选择嘛,她到最后说已经放弃你了,并且不会再去喜欢你。”

尉婪的心直直冷了。

宋存赫还特别豪迈地拍了拍尉婪的背说,“好兄弟,真得谢谢你,要是楚鸢还喜欢你,那我可就一点机会都没了。得亏你让楚鸢死心了,哈哈,别怪兄弟不讲义气嗷,反正你也不喜欢楚鸢,让给我试试吧。”

反正你也不喜欢楚鸢,让给我试试吧。

宋存赫的口吻是真的对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,还在那边感谢尉婪。

尉婪忽然间就觉得胸口涌起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,又酸又痒,就好像是……自己的东西被人盯上了,而他,却根本不能出手管教。

楚鸢不是他的玩具,虽然他一直想把楚鸢变成自己的玩具。

可是楚鸢不会的。

正是因为她不会,也不顺从,尉婪才会对她有那么大的兴趣,导致楚鸢一表露自己对尉婪的渴望和依赖的时候,他竟然会本能排斥和躲避。

或许是不想让楚鸢也变成和外面那些女人一样的货色。又或许是,楚鸢对他的爱会让从来都不会有负罪感的他产生负罪感。

可是正是这种视而不见,让楚鸢亲手掐断了自己对尉婪的好感。

她太聪明,又太狠心。

都不需要尉婪说什么,她就自己结束了,不给尉婪一点压力,也不添麻烦。

这样的女人,到底是太坚强,还是太……孤独了呢。

这边尉婪在琢磨着楚鸢,倒是边上的宋存赫脸上笑得跟过年一样,“哎呀,真好啊,楚鸢现在没人喜欢,这不是正好给我机会么。”

“以前老骂你渣男,我错了,尉婪,你就是个好男人,两年了你都没下手,我知道的,你就是替兄弟守着,我谢谢你,改明儿请你吃饭!”

尉婪真是想要吐血了,感觉宋存赫一番话直接把他逼成了内伤,他能不能现在就去掐着这逼样的脖子把他掐成尖叫鸡然后告诉他,楚鸢是绝对看不上你这种的!

老子珠玉在前,她还看得上你这样的!

不过尉婪没说,他向来嘴硬。

一直跟着到了门外,宋存赫从自己的车里拿出了很多合同来,对着楚鸢说,“你要来演的话,就直接签字吧,这是那部剧的合同,还有这个,这个是之前娇儿之前的各种商务资源,你看看哪些你有兴趣,我可以全都推给你。”

楚鸢要是想跟季家瓜分娇儿的资源,那不是正合了宋存赫的意么,娇儿之前就是他公司里的,楚鸢想要资源,就肯定得和宋存赫多交接,那么他们之后的交集也就多了起来……

尉婪怎么想怎么不对劲,这怎么发展就变成了宋存赫离楚鸢越来越近了?

不过楚鸢倒是没犹豫,拿着笔就在合同上签了字,“多少钱?”

宋存赫愣住了。

这个女人谈钱的口吻好像在问今天下不下雨一样。

“我说,当反派多少钱。”楚鸢签下了名字,“总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演吧,我也不是小角色,你知道的。钱少了,我怕我哥,啧,不同意啊……”

宋存赫顿时感觉自己对这个女人真是滤镜太重了,她分明还是那个要钱不要命的楚鸢!

楚鸢要参演的消息一经放出,顿时整个圈子都跟着轰动了,她名为影帝的女司机的微博账号整天都有人上门来拜访,而且分成两批人。

第一批,脑残粉,不只是裴却怀的,还有vera的,大多都是诅咒楚鸢的恶毒骂声。

第二批,看热闹的,女生居多——“来看看顶级alpha美女千金”“教我怎么泡男人吧姐姐”“出书好不好,我也想和裴却怀开车”。

楚鸢的微博热闹,她自然是开心的,和季遇臣的离婚协议已经在走流程,再过几天她便可以恢复自由之身,到时候还能回过头来把蒋媛收拾了,当小三可不是那么轻松的!

于是楚鸢在微博上和这群看热闹和咒骂的人特别热络地往来。

【抢vera的资源,这姐们真是不要脸,现在还夸她长得好看的人,到底是什么心啊?】

楚鸢答曰:抢人者人恒抢之,这是vera的报应,她不爽让她当面来找我,犯不着你在这里替她出气,她一个月赚好几千万呢,你赚多少?

【你是不是勾引裴却怀啊!抱着裴却怀大腿才进的娱乐圈吧?我们裴却怀清清白白这么久,名声就被你玷污了!他还是个孩子啊!】

楚鸢快乐打字:你是不是没见过帅哥,好惨。有空去搜搜我哥长什么样,我从小看到大了,不像你这种只认识一个裴却怀就能排卵了,女人,还是要见识多点。

【千金大小姐来娱乐圈干嘛?是不是本事不够,大集团不让你去上班啊,哈哈哈】

这条楚鸢看了就特别顺眼,她心情愉悦地回复说:是的,活全让我哥干完了,我就是个废物,只能来娱乐圈数钱。

尉婪早上睡醒,一边刷着楚鸢的微博,一边看见她跟恶毒网友的回复,差点气笑了。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知收敛,她好像不害怕被网暴,反而巴不得网暴来得更剧烈一点。

和所有的主流唱反调,偏激,极端,蛇蝎心肠,女人不该有的优点和缺点,她全有了。

尉婪推开门去,去叫醒了楚鸢,正好她也从床上坐起,尉婪不敲门就打开了,看见她一惊,大大的领口从肩膀滑落,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。

白得刺眼。

尉婪喉结上下动了一下,想起来宋存赫盯着楚鸢背影的那个眼神,不自觉没好气地说,“起来了,一周长假放完,你该上班了。”

楚鸢抓着头发,烦躁地说,“又要当社畜了!”

尉婪看着她这样烦躁,心情就愉悦起来,吹着口哨去刷牙,五分钟后,楚鸢也来到了洗手池边上。

她挤着牙刷,又愣住了。

“尉婪你有病吧!”楚鸢说,“我换了新的电动牙刷,你也跟着换啊!”

尉婪真想把牙膏沫子喷在楚鸢脸上,“我新买的!你学我吧!”

“我也新买的!”楚鸢举着粉色的电动牙刷,看了一眼尉婪那支黑色的,没辙了。

原本以为换个电动牙刷,这次不会撞了吧。结果他俩又撞了。

得了,懒得再换了。

看见她炸毛的样子,尉婪就跟着笑,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这幅样子没给外人看见过,也只有他知道。

比楚鸢先一步刷了牙,尉婪做好了早餐,等到他坐在边上喝咖啡的时候,楚鸢动静不小地跑回了卧室,在从二楼走下来那一瞬间,尉婪感觉自己的心脏骤然收缩了一下。

女人洗漱完毕收拾好了自己,穿着皮裙黑丝高跟鞋从二楼一步一步走下来,婀娜多姿,步步生花。

尉婪举着咖啡杯,杯子里的咖啡水平面出现了令人不易察觉的晃动。

他说,“你……干嘛?”

楚鸢故意动作性感地抽开椅子在尉婪对面坐下,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地切开了尉婪做的三明治,她说,“这不是你说的么,下次上班要我穿黑丝。”

尉婪猛地灌了一口咖啡,还是觉得渴。

她切三明治的时候,让他觉得不是在切三明治,而是在他的心脏。

楚鸢慢条斯理吃完了饭,最后站起来,笑得专业熟练,对着尉婪道,“走吧尉少,休息一周,我是该调解回状态了。”

她好像一点都不顾忌尉婪了。

也许是把对尉婪的好感掐死了,可以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地,释放那些正常男人根本无法招架的魅力。在她眼里,尉婪,已经和外界的普通人,化为一体了。

意识到这个的尉婪微微眯了眯眼睛,冷笑了一声,抓起了车钥匙,走向了停车场。

******

楚鸢今天来上班,被人围观的程度不亚于皇帝登基。

黑丝包裹下的大长腿让她路过的每个人都瞳仁收缩,而当事人似乎一点都没在意,就这么摇晃着走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面前,收拾了一下一周没碰的键盘上的灰,拽着裙子坐下了。

尉婪跟在身后,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,随后当着楚鸢的面缓缓关上。

他一进去,两个世界就被隔绝开来了,楚鸢一个人落在外面,免不了被一顿议论。

正好这个时候,就有个男人走上前来,在看见楚鸢的时候,他眉目里带着些敌意。

楚鸢一愣,男人朝她举手,“我叫李也,是尉总的助理。之前尉总派我去出差一个月,今天刚回来。”

啊,原来是同行啊,难怪把她当竞争者呢。

楚鸢伸手过去和他握了握,“你好,我叫楚鸢,新来的。”

李也上下瞄了楚鸢一眼,在看见楚鸢黑丝的时候,男人猛地抽回视线,还要咬牙骂一句,“上班真是不知廉耻。”

“你说我?”楚鸢轻轻捏了一下自己的黑丝,丝袜触感良好,她翘着手指头说,“这是你们尉总亲自命令我的,要怪就去怪他。”

“不可能!”李也斩钉截铁地说,“尉总不是那种人!我等下进去做报告,一定会和他好好说说你这种穿着打扮!”

楚鸢哦了一声,表示并不在意,随后就看着出差回来的李也一板一眼进去和尉婪做报告,门没关紧,她听见里面传来李也义正言辞的抗议——

“尉总,我出差一个月您新招了女秘书吗,她那个打扮像什么样,那个袜子,那个袜子……”

尉婪喝了口水,表示别上火,“不好看吗?”

“不……”李也愣住了,他大惊失色看着尉婪的脸,隔了一会面色涨红,结结巴巴地说,“好……好看。”

尉婪想把水泼他脸上,“你盯着看了是不是!”

李也下意识捂住脸,“你问我好不好看的!”

最新小说: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?我乃中兴之主! 特种兵: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: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 战场直播,粉丝问我kd多少? 重生七零,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